R小說 耽美同人 帶你去偷歡 帶你去偷歡第10章

帶你去偷歡第10章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帶你去偷歡| 作者:折紙螞蟻| 類別:耽美同人

    沉,細嫩的肉吸附著他,他滿足的低哼,而她被撞的顫抖不止,呻_吟不斷。

    顧睿宸翻身壓在她身上,緩緩的推出,再奮力的頂入,撞在頂端最嬌嫩的花蕊。

    顧陶陶沉浸在歡愛里,不能自拔,她已經意識渙散,身體和心對他的想念,在這一刻得到宣泄。他們奮力的愛著對方,不愿意也不能又絲毫間隙。

    顧陶陶抱著他,舌尖舔著他鎖骨上那雙排已經黯淡的牙印,她心疼的低問:“疼嗎?”

    回答她的,是他在她鎖骨上重重的吸吮,從來不曾如此深重,也從未如此疼,這個吻痕,大概要很久才會消退。

    顧陶陶意亂情迷間,堅定的說:“顧睿宸,我要跟你生兒子!”

    這句話讓他在她身體里更加瘋狂的馳騁,可是在最后時刻,卻從她身體里退出,那火熱的種子,灑在她白皙的大腿,和床被上,與從她身體里流出的□交融在一起。

    顧陶陶在高_潮里抽搐著,大腦里一下子炸開,意識一片空白。等她從歡愛中蘇醒,看見顧睿宸正在幫她清理身體,她看見了那白灼的液體,一瞬間覺得懵了。

    她明明說,要跟他生兒子的,可是他怎么還能體外?

    “顧睿宸,你……”

    顧睿宸俯身,咬住她,安慰道:“乖,聽我說。”

    “不要!你混蛋!”顧陶陶拒絕聽,雙手不停的推著他,腿也不安分的踢踏著。潛意識里覺得他要說的話,不是她想要的,她才不要聽。

    “陶陶,你冷靜。”

    顧陶陶搖頭,眼淚刷刷的落下,“我不冷靜!你什么都不準說。”

    顧睿宸不躲,也不阻止,任由她肆意的泄著,手腳并用的打著他,他都安靜承受著。直到她累的沒有力氣,身子軟軟的癱在床上,烏黑的頭散落在四周,她像是被抽取靈魂的娃娃,眼神空洞,眼角掛著眼淚。

    顧睿宸攬著她,緊緊抱在懷里。她聽見他胸腔里熱烈的心跳,感受到他的情深意濃,肩膀上忽來的滾燙濕潤,灼的她渾身顫抖。

    顧睿宸,哭了。

    無所不能的顧睿宸,這一刻,哭了。

    顧陶陶忽然緊緊抱著他,不敢看他此時的神情,她擔心自己不能承受。

    “陶陶,你乖乖的,聽我說,好不好?”顧睿宸哀求著,聲音低暗沙啞。

    “你答應過,你過誓,你絕不會松開我的手,顧睿宸,你必須說話算話!”顧陶陶哭著威脅,那些他曾經說出的話,怎么能出爾反爾?

    顧睿宸沉吟了良久,才艱難的說:“我不會放開你,陶陶,但是……我們必須分開一段時間。”

    懷里的人在奮力掙扎,掙不開,她就開始啃咬,在她所能及的地方,像嗜血狂的小獸,不停咬著他。他無聲承受,抱著她的手臂越收緊。

    直到,顧陶陶累了,徹底沒了力氣,連話都不想再多說。她閉上眼睛,“你走吧,我要休息。放開我,你馬上消失。”

    顧陶陶安靜了好一會兒,忽然又笑了起來,帶著絲絲絕望,“我怎么忘了,這是你家,要走也是我走。”

    顧睿宸依然固執的可怕,任她如何掙扎撕咬,他只是竭盡所能的緊緊抱著她。同樣的姿勢讓他手臂、雙腿麻僵硬,卻絲毫沒有要松開的跡象。

    顧陶陶笑,“不分手,要分開。顧睿宸,麻煩你告訴我,分開,和分手,有什么區別?”

    是他,口口聲聲說不要她離開,要她堅定,可結果呢?她幾乎要和全家為敵,等著他回來,而他終于出現,卻是告訴她,分開一段時間。

    好,分開一段時間,也就是說,他會回來。他憑什么認為她就要等他回來?他又憑什么能一口認定分開之后,他們就能得到全家的認可?他憑什么?

    “陶陶,我必須得離開。”

    “那好,帶我走。”

    “陶陶……”

    顧陶陶望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顧睿宸,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帶我走。不然,你就讓我走。從此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沒錯,她就是在威脅!

    “陶陶,以前的我總背負著顧家的擔子,但是這一次,我的選擇是為了我們兩個,”顧睿宸不顧她的掙扎,不管她是不是在聽,可是他執意要說,“我不要你這輩子被人指指點點,不讓你和顧家背上罵名。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才可以擁有你,陶陶,我等這一天等了近十年,放開你對我來說,比死還難受。”

    顧陶陶放棄了掙扎,任由他抱著,臉頰貼在他胸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和因說話而起伏的振動。

    “帶著你離開,沒錯,對我、對你,對現在來說,是一個絕好的選擇。可是陶陶,我們不能只為彼此,爺爺去世你那么傷心,你答應過奶奶,再也不離開,難道這次你又要再次走開嗎?你冷靜的想,然后回答我,你是不是真的,確定要離開家?你能確定,今天的選擇,不會讓明天的你后悔?”

    顧陶陶被他的話,問住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在家人,和顧睿宸之間,必須選一個,她真的會選擇一個而放手另一個嗎?答案顯然,不是。

    “這樣的選擇對你很殘酷,陶陶,你受過太多委屈和苦難,我不想讓你再承受任何。所以,我必須妥協,對世俗低頭,我可以毀掉所有對你我有阻礙的事情,我讓所有曾傷害你的人付出慘重代價,但是,我不能允許你失去,更不能允許我失去你。”

    “陶陶,我很開心。”顧睿宸撫著她的臉,勾起她小巧的下巴,俯身吻住。她抗議的緊閉著貝齒,他鐵一般的手臂緊緊箍著她,讓她疼的輕呼,而他的舌順勢滑入,肆無忌憚攻城略地,吸吮著她的小舌,讓她的唇腔里都是他的氣息。

    她如今的哭鬧,倔強的反抗,讓他心痛,也讓他幸福。她的心上,只有他一人,為了不分開,她受了很多委屈,吃了很多苦頭。他比任何人都心疼,可是他不能因為一時的心疼,讓她這輩子活的不開心。

    “我要把gB交給你,當做我娶你的聘禮,好不好?”

    ☆、chapter 48

    這晚,顧睿宸抱著她,說了好多好多話,可是她一言不,眼淚卻不聽話的一直流。臉上的淚痕干了又濕,一整夜,顧睿宸沒有一刻松開懷抱。好幾次,她意識模糊的時候,都心疼他想勸他松手,她知道他的手臂一定早就麻痹到沒有知覺,可是一想到他的話,她又狠心的不想理他。

    天蒙蒙亮的時候,顧睿宸輕輕喚醒她,幫她洗澡,換了干凈睡衣,溫柔又小心。

    顧陶陶依稀聽見有人來,從客廳傳來說話的聲音。顧睿宸進來,吻著她的眼角,柔聲說:“我要出去一趟,乖,等我。”

    顧陶陶閉眼假寐,她知道顧睿宸在等她睜開眼睛,看看他,可是她偏不!

    琢磨著他應該已經離開,顧陶陶才起身,換上原本留在這里的衣服,走到客廳才現,家里不是只有她自己。

    顧思聰回頭看見了顧陶陶,繼續翻著手里的雜志,“醒了?”

    “你怎么在?”

    “還不是你男人咯,怕你一人想不開,高薪聘請我來看著你。要說,還真挺劃算,看你一天,掙得可比工資多。”顧思聰煞有其事的說。

    顧陶陶當然知道她在開玩笑,世界500強企業高管,為錢折腰?可是她笑不出來,走過去坐在顧思聰旁邊的沙,雙眼無神的喃喃:“別逗我了。他現在打算一腳把我踹了。”

    顧思聰挑了挑眉,放下雜志,伸了伸懶腰,“有點兒餓了,咱姐倆吃早點去吧,然后去做個spa,買身兒新衣裳,春天要來了,就得有個春天的樣子。”

    見顧陶陶不動,顧思聰過去拽她,“走吧,你看你哭喪著臉,這么不吉利。男人,你就得讓他知道,你不是沒有他就活不了的,他要是踹你,那你就先一步把他給踹了。”

    “姐!”

    “好好,最后一句我收回,走啦!”說完,顧思聰費勁兒的把她拉起來。這些天,她又是生病,又是擔心受怕,幾乎沒出過門,人也憔悴了許多,都快不是那個光鮮亮麗的姑娘了。

    每個女人的心里,都有一個購物狂。

    她們倆真正的殺紅眼了,那種程度堪稱洗劫,可把專賣店的導購小姐們樂壞了。

    輾轉數家店,四手早已經是滿滿的戰利品,顧陶陶那些情緒雖然沒有完全消散,但也好很多,她承認和顧思聰出門是對的,如果繼續待在家里,她真的恐怕再度抑郁。

    剛踏進一家店,顧思聰的步子便停了下來,隨后而來的顧陶陶一個沒剎車就撞了上去。

    “喲,巧了,狹路相逢。”顧思聰聲音里是濃濃的戲謔。

    顧陶陶繞開她,看見了已經在店里落座的唐妙,接著顧思聰的話茬:“勇者勝。”

    唐妙也看見她們,那一瞬間臉色經歷了幾重變化,最終,提著身邊的紙袋起身離開。

    顧思聰環胸,睥睨的唐妙,對顧陶陶說:“來歷不明的錢,花著就是不踏實。”

    顧陶陶沒說什么,這是了然于心的輕輕笑了笑。

    唐妙低著頭從她們身邊經過,從她緊握紙袋手背上的青筋,就能看出她此刻有多么隱忍。

    但是又能如何?

    唐妙已經什么都沒有了,沒錢,沒靠山,已經沒有說話的底氣,更沒有和她們拼的資本。父親鋃鐺入獄,丈夫刑拘未歸,資產被凍結,所能依靠的勢力都一一倒下,她竭盡所能的湊錢,甚至賣掉所有奢侈品,可依然是冰山一角。

    顧陶陶和顧思聰一起回家,沒有人問起她頭天去了哪里,為何夜不歸宿。大概對她的行蹤早已心知肚明。

    顧思聰透了消息給她,家人已經默認了她和顧睿宸的關系,只是反對他們現在在一起。他們和顧睿宸的想法一樣,暫時分開。

    晚飯后,奶奶提出讓顧陶陶陪她散步。從她和顧睿宸的事情被知曉之后,她就再也沒有和奶奶一起散步。潛意識覺得,奶奶要和她說什么。可是她卻想拒絕。

    大伯開口說:“去吧,陪奶奶走走,別總是窩在家里。”

    大媽也附和著說:“廚房正在煲湯,等你們回來正好可以喝湯。”

    顧陶陶安靜的點頭,和奶奶一起出門。

    奶奶還像曾經那樣,拉著她的手。奶奶的手掌溫熱干燥,但是歲月讓她的手上滿是滄桑,枯老干瘦。顧陶陶反握著奶奶的手,偏頭看著奶奶微笑。

    “陶陶,是不是還在怨奶奶?”

    顧陶陶搖頭,“沒有。”

    奶奶輕笑出聲,“小騙子,從大年初一之后,你就不愿意和奶奶散步,也不愿和奶奶多說話,不出門的時候,就把自己關在房間。然子說,你自閉起來的樣子,和得病時候很像。說實話,奶奶很害怕。”

    顧陶陶笑著安慰,“顧凌然他騙人的,唯恐天下不亂。”

    奶奶看著遠方,輕輕搖頭,“那天啊,奶奶的確被嚇到了,思聰說,你和老三在一起了。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太不可思議。可是后來,仔細想想,這樣的結果其實我們都不該意外。那些年,你不愿意回家,我們只能拜托老三,多多照顧你,我們把希望寄托在老三身上,這原本就不公平,讓你受傷害的不是他。你重生,活的更自在快樂,一切都是老三的功勞。你從小就愛粘著老三,全家都已經習以為常。大家都安心的認為,你們是兩代人,壓根沒有想過你們之間的感情會出現變化。可是,感情通常就是出人意料。對嗎?當你現這些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很害怕?”

    顧陶陶吸了吸鼻子,沉沉的點頭。

    “老三這些天忙碌的事情,其實我一清二楚,他們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爺爺、和你爸爸的去世,我都知道了,”奶奶忽然哽住,好一會兒,才聲音顫抖的安慰道:“你放心,我承受的住。若是撐不住,也不會到現在。老三出事,也瞞不過我,所以我更清楚,老三不能留在京城,就算不是為了顧家,為了他的安全考慮,也不行。況且,老三昨天下午回來,已經和我商量。不是商量,是堅持。他要改名換姓。陶陶,他為了你,寧可舍棄二十多年的顧家。”

    “什么?他……”顧陶陶震驚了,幾乎說不出話。他用顧睿宸這個名字,做了那么多事,他是讓人聞風喪膽的顧三爺,他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gB創始人,他是赫赫有名的顧家三子。二十多年來,他用這個名字收獲了那么多,一旦他改名換姓,離開顧家,這些他擁有的,將全部失去。

    難怪,他會說,要把gB交給她。他舍棄了全部,只為她。

    “一旦他不是顧家的人,我們又有什么立場反對你們在一起?但是,你們終究不能立刻在一起。你明白嗎?”

    雖然塵埃落定,可是尚未風平浪靜。即便他離開顧家,也不能抹掉他曾以顧家之名所做的那些事情。他不安全,顧家也不安全,他們不能容忍一絲一毫的差錯。所以他必須離開,也必須妥協的不能帶著她一起。

    “奶奶,我不能陪您散步了,我要出去一下。”顧陶陶慌忙的說著,可是又擔心被拒絕,眼神渴望的望著奶奶,小心問:“可以嗎?”

    奶奶撫著她的,慈愛的說:“去吧,注意安全。”

    得到應允的同時,顧陶陶傾身抱了抱奶奶,接著便絲毫沒有猶豫的轉身跑開。

    奶奶對著顧陶陶的背影說:“別慌,讓司機送你過去。”

    “不用了。”顧陶陶回身,對著奶奶揮了揮手。

    顧睿宸把gB交給她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律師已經在運作這件事,并且連股份也一并轉移,還是給一個毛沒長全的小丫頭,此舉引來諸多股東和各國分部老大的不滿和憤慨。他們在得到消息之后,很快從各地趕到京城。這些天,顧睿宸一直在安撫他們。并且將齊幕昂搬出山,在他離任之后,齊幕昂會全力輔佐顧陶陶。

    他一手創立起的帝國,即便是被她毀了,他也甘之如飴。但是公司有股東,他得對股東們負責。

    他馬上就要離任,有很多工作需要交接和處理。可是顧陶陶還沒同意,這些交接事宜,只能暫由齊幕昂代理。

    顧陶陶趕到gB,得知顧睿宸正在開會,可是她等不及要見他,不顧阻攔,橫沖直撞的闖進會議室。

    嚷亂的會議室闖入不之客,瞬間安靜了下來,大家不約而同的望向她。

    秘書局促不安的站在顧陶陶身邊,抱歉的解釋:“抱歉顧先生,我有說您在開會,可是……”

    顧睿宸中斷了會議,扔下一會議室的大佬,帶著顧陶陶離開。

    顧睿宸剛把辦公室門關上,顧陶陶就撲過來抱住他,聲音微啞:“聘禮呢?我來要我的聘禮。”

    顧睿宸緊擁著她的肩膀,埋頭在她頸間。她答應了,可也預兆著他們就會分離。

    “你說的,只是分開,不是分手,顧睿宸,你如果不回來,我就把gB親手毀了!”顧陶陶威脅。

    “好。”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她。

    “不回來我就嫁人!”

    “那我就搶婚。”

    顧陶陶松了胳膊,望著他,笑著說:“那敢情好,什么時候我想見你了,就嫁人。”

    顧睿宸傾身吻住她,又狠又深。顧陶陶,你如果嫁人,我不僅要搶婚,還要廢了娶你的人,你如果不想手染血腥,最好就不要有這樣的想法。

    他們只有很少的時間來溫存,眼下最要緊的是交接和磨合。他們的關系一直很私密,除了穆申和齊慕昂,沒有人知道。而在場少數人也只是知道顧陶陶是顧睿宸的侄女,僅此而已。

    顧陶陶從未接觸過pe股權私募投資,即便是身在資本市場,對于pe的具體運作,還是有諸多盲點。這突然而來的交接,讓她措手不及,更何況,她接任的不是別人,是顧睿宸。是gB的創始人,最大的股東、有一票否決權的終極決策人。

    終于見到了正主,這個看似弱不經風的姑娘,要接手龐大的gB,實在讓在場的各位很難接受。可是顧睿宸威逼利誘,他們已經上了賊船,沒有后退路。

    不過很快,顧陶陶的機敏、聰慧,和慎密的思維邏輯,讓在場諸位的心開始有了著落。俗話說,虎父無犬子,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創始人的侄女應該也不太差。

    這天的工作幾乎持續了整夜,顧陶陶雖然盡力而為,顯然一時間不能接受全部,后續的只能慢慢消化。天亮之后,律師一行人來到gB,雙方簽署合同,gB正式易主。顧睿宸不復存在,顧陶陶正式上位。

    顧睿宸親手創造了一個帝國,以聘禮之名,拱手奉上。這樣的聘禮,顧陶陶只要接下,就再也沒有悔婚的路。

    顧睿宸的離京前,他們每天都膩在一起,很少出門,也沒有人不長眼的來打擾。他們瘋狂的做_愛,在家里的各個地方,透支著彼此。通常各自在忙碌著,只要一個回眸,一個眼神,他們就會像饑渴難耐的小獸,撕咬著撲倒。她越來越依賴他的身子,喜歡他在她身體里的感覺,她知道他也一樣。她不敢想他們分開的時光,他們應該怎么熬。

    顧陶陶從未問過他要去哪了,要做什么,而他也閉口不提。他們都妄想著沒有分離,就這樣一直廝守下去。

    顧陶陶終于有機會一展廚藝,雖然色香味還有待進步,但是比十指不沾陽春水,實在是好太多。顧睿宸總是把她做的菜吃個干干凈凈,顧陶陶看著他狼吞虎咽的樣子,別提多幸福滿足。<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福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