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耽美同人 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 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第31章

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第31章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 作者:callme受| 類別:耽美同人

    在成都地區和關都地區間走一個來回,小茂表示它不用著急,反正自己以后都要待在紅蓮研究所,不怕找不到他。

    送走了閃電鳥,帶著冷笑拎著小茂來到了新研究所最上層的指揮室內,自己大咧咧往監控屏幕前面的柔軟皮椅上一坐:“快龍回來心靈感應,它已經完成了所有的送信工作,我要在現在開始準備暴風雨,用來篩選參賽訓練家。”

    “你的生日還沒過呢,難道要在今天晚上就開始準備?”小茂老覺得是喜怒不定的代表,一會兒一個想法,沒個準兒,

    面無表情看著他:“你又不肯給我唱生日歌,這個生日還有什么意思?”

    這么大的帽子扣下來,讓小茂頗為惶恐,他趕忙道:“話可不是這么說的,其實除了吃生日蛋糕聽生日歌,過生日的人晚上還會舉辦宴會……”

    他說到最后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摸著自己的下巴:“嗯,該不會你把你的逆襲當做今年的生日宴會了吧?”

    這個問題并沒有正面回答,反而輕哼了一聲,扭開了頭,緊緊盯著眼前的監控屏幕不肯看他。

    小茂心驚肉跳地看著它:“你第一次過生日,就把整個關谷地區的訓練家都折騰得不輕,實在是太兇殘了。”這玩意來一次就身心俱疲了,難道要成為每年的必備項目?

    輕輕抬起自己有這三個肉球球的手臂,它渾身都泛出一層淡藍色,全神貫注使用能力,掌控著關都地區的云和霧氣。

    小茂見它暫時不會搭理自己,便從控制室里出來,站在研究所外面的草坪里觀看著天氣變化。

    剛剛還算晴朗明媚的淡藍色天空幾乎是轉瞬間就壓上了濃重的黑云,平靜的海面翻滾咆哮起來,整個世界都暗沉了下來。

    他皺了皺眉,王后退了幾步,回到了研究所的屋檐下。幾乎在小茂剛剛站好的時候,天上噼里啪啦下起了暴雨,豆大的雨點打在地上,有幾滴飛濺的水花爬上了他的腳面。

    小茂甩了甩鞋子,見雨頗有越下越大的趨勢,拉開門進入研究所內避雨了。如果要一直維持這種程度的風雨,想必能夠順利抵達的訓練家還真的不會很多。

    ————————————————————————————————————————

    “啊!”小智艱難撲騰掙扎著,從水里面探出頭來,他伸出去的手臂胡亂抓著,試圖摸到陸地的邊緣。

    ——邊緣沒有摸到,倒是有人把手臂搭在他的手臂上,小智只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自己直接就被人拉出了水面。

    剛剛整個人都不小心埋在了水里,他呼哧呼哧喘著氣,還來不及說什么,就聽到肩膀上的皮卡丘十分興奮地叫了一聲:“皮卡~丘~~”

    小智捂著陣陣作痛的胸口抬頭看過去,一個戴著面具的少年提著一盞油燈看著他:“歡迎來到新,小智。”

    其實就算人家不開口,小智也能一眼看出來這個有點裝神弄鬼味道的同齡人是誰,他一下子就笑了,從地上爬了起來:“你怎么這么一副怪樣子?”

    早他一步被小茂拉上岸的小剛笑道:“這句話我也想問呢,小茂,你什么時候成了給那只古怪小精靈打下手的人了?”這句話剛說完,他就感覺自己的太陽穴驟然一疼,忍不住驚呼一聲,捂住了額頭。

    小茂看了他一眼,嘆氣道:“剛剛忘了告訴你,現在感知力全開,整個新范圍內,別說你說了什么,連你想了什么,它都能知道。”

    小智一下子拉住了他的手。

    小茂安撫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別擔心,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它不會傷害這次上的所有訓練家。”

    小茂看小智似乎松了一口氣,默默在心中補上一句話:它雖然不會把你們揍得半死,但是起碼氣得半死是肯定的。

    這也是小茂在旁聽過大爺講述自己對于生日晚會具體流程安排之后,堅定萬分給自己臉上扣一個面具的原因,實在是他覺得的打算太能夠拉仇恨了。

    人家作為神獸自然是不懼怕今日來到上的訓練家的報復,但是小茂作為一個注定要回到人類群體中生活的人,可不想背著“人奸”的稱號,走到哪里都被人臭雞蛋西紅柿招呼。

    腦海中傳來了的冷哼聲,小茂裂開嘴角輕笑道:“不管怎么說,能夠抵達這里真是辛苦你們了,請出示邀請函。”

    小智在口袋里摸索了一番,掏出來了一張很熟悉的硬紙板,詢問道:“你是說這個嗎?”

    硬紙板中央有一個精靈球形狀的特殊標志,從標志正中央浮現出一個虛擬縮小版小茂:“這些人確實是出類拔萃的訓練家。”

    小霞揉了揉酸疼酸疼的肩膀:“真是的,跟我們還要走這一步。”也太一板一眼、公事公辦了點。

    “其實是因為這座上加了特殊的禁制,出示請帖會讓你們擁有在中自由活動的能力。”小茂輕聲解釋,其實在當初聽到這么說的時候,他有一瞬間覺得沒準這個世界還混搭了玄幻修真,“這樣做是為了防止有人故意來搗亂。”

    雖然他跟在新上小日子過得不可說不悠閑,但是無可否認,火箭隊在看著這邊,聯盟也在看著這邊,過生日的小精靈最大,不想自己美美的生日宴會被人攪和了,才多弄了這么一個規定。

    小茂轉身領著他們朝新研究所的方向走,聽到小智詢問道:“人來了多少了?我出的時候,就看到好多人都已經跳下海了。”

    小茂面無表情看著前方:“到了三個人,你們這一伙算是第四波。”

    “糟了!我們為了到這里來,在大海中折騰了兩個小時,當初跳入海中的可不僅僅是三個人,他們現在還沒到……”小剛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緊皺眉頭看著小茂。

    “放心,已經提前跟聯盟打過招呼了,他們肯定會派人把那些不自量力的落水者打撈上來的。”小茂眨了眨眼睛,“所以說這次的逆襲可是經過聯盟主席批準的正規合法活動……”

    他話說完,神情突然一變,轉身看向后方,卻只看到一片漆黑的夜幕,并沒有任何生物活動的痕跡。

    “怎么了?”緊挨著他走路的小智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剛剛感覺后面好像有東西……”小茂低聲跟他嘟噥了一句,想了想把冰精靈從精靈球里放了出來。

    他的本意是想要讓自己的小精靈幫忙探查四周情況,但是冰精靈一出來就歡天喜地跟皮卡丘滾成一團,小茂無奈地搖了搖頭,另外放出了菊草葉。

    繞過陡峭的石階和陰森的小路,一路都很平靜地進入了新研究所,小茂推開那座暗色建筑物的大門:“歡迎來到新。”

    他們上次建造的研究所其實是亮色系的,但是重建后卻根據的意愿改成了很有質感的暗黑色,而且也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特殊裝飾,小茂不止一次覺得,這孩子的審美觀因為它媽坂木的不良熏陶,完全長歪了。

    空曠的大廳能夠容納二百人開舞會,但是此時只有三個訓練家摟著各自的小精靈坐在椅子上,小茂側頭道:“把你們的小精靈都放出來吧,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另外三名訓練家兩男一女。使用比雕飛過來的青年男子叫愛田,使用暴鯉龍游過來的壯碩肌肉男叫九條,使用白海獅游過來的女孩兒摟著一只美麗的胖可丁自我介紹:“我叫莉佳。”

    “我是來自真新鎮的小智。”小智得到小暗示,依依不舍松開了拉著小茂的手,帶著皮卡丘一起到訓練家專屬席位上坐下。

    小茂掃了一眼,見他們每個人臉上都有期待之意,低頭看看手表,走到大廳最前方,挺直了脊背道:“各位,讓你們久等了,最強的小精靈訓練家即將現身。”

    這句話剛說完,他旁邊冒出一道直徑一米的光柱,光柱一直通到天花板上,許多小精靈都不安的挪動身體,靠向各自的訓練家。

    連皮卡丘和波克比都一個勁兒往小智小霞懷里湊,倒是冰精靈泰然自若,在新上前前后后加起來生活了小半年,它對的氣息已經基本習慣了。

    覺得氣氛營造得差不多了,才施施然從空中降落下來,頂著一群人驚訝的目光,十分冷淡地微微抬高下巴。

    ☆、176出現的幻

    小茂的眉頭皺的很緊,他的臉色破有些難看,現在的比賽場上,兩只水箭龜的比賽已經落下了帷幕,復制體把原版打得很慘,與有榮焉,脊背都比剛才挺得直。

    下一場是兩只妙蛙花的對決,而門口仍然沒有幻的蹤影,小茂見在指揮的時候,一點放水的意思都沒有,只能自己走過去推了推小智:“我們去門口站著。”

    “什么意思?”小智站著沒動,疑惑地看著他,“等一會兒我的噴火龍還要上場,跟那個兔子臉決斗呢。”

    什么兔子臉,人家那明明是袋鼠臉,小茂幫他整理一下歪歪扭扭的帽子,正色道:“聽我的沒錯,說不定你到門口一站,這場比賽都不會結束,事情就解決了。”

    既然小智都能把幻從世界不知道哪個犄角旮旯里勾引到新上來,想必他也一定可以把幻從下水道引到這里來。

    小智愣了好一會兒,雖然仍然滿腹疑竇,卻乖乖跟著他到大廳門口站好。小茂滿心以為這樣就夠了,然則事實是殘酷的,一直到原版妙蛙花被重重甩開,也沒能看到幻粉紅色的身影。

    小智一臉茫然地又被小茂推回到大廳中央,后者仍然回到門口站著,他揪著腦袋想了半天,突然若有所思道:“沒準是因為大廳弄成了隔音室,所以沒能引起幻的注意?”

    這個想法放在如今倒也頗有些靠譜,小茂深知不能夠太過高看一只能夠跟風車玩耍半個小時的小精靈智商,事實證明,不是每一個神獸都像一樣顧慮自身形象的。

    他把自己的小精靈全部放了出來,叮囑道:“還記得《鯉貓闖天涯》的片尾曲嗎?大家一起唱出來。”

    這個命令下完,菊草葉、迷你龍、冰精靈和六尾全都熱情響應,班吉拉張大嘴巴傻呆呆看著他,噴火龍不屑地哼了一聲,叉字蝠馱著巴爾郎降落到了他的腦袋上,巨鉗螳螂不動聲色用大鉗子捂住了自己的面部。

    喂喂,你們這是什么反應?小茂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好吧,會唱的并且覺得自己不會唱跑調的小精靈唱就好了。”

    還別說,除了巴爾郎含含糊糊跟著湊熱鬧的哼唧聲聽起來不在調上外,其余小精靈都唱得相當好聽,就是菊草葉跟六尾就一個音符聲調高低的問題由吵架展成打架,迷你龍興致勃勃插在它倆中間拉架。

    ——迷你龍努力做出在公平拉架的模樣,其實經常趁機抽菊草葉腦袋一下,或者去拉拉六尾卷曲的長尾巴——這樣拉仇恨十足的做法成功讓原本看對方頗不順眼的小精靈開始同仇敵愾,扭頭把技能對準它,三只小精靈打成一團。

    小茂直感覺全身無力,他轉頭往大廳里面看了一眼,小智的噴火龍也落了下風,最多不過一分鐘,肯定就分出勝負了。

    雙手一交叉,從自己的小型空間里掏出來幾十個黑色中間有紅眼睛圖案的精靈球,正冷淡看著比賽場,隨時準備著在勝負分出的時候開嘲諷。

    小茂的神情算不上好看,那個精靈球他認得,是傳說中的球,可以強制性掠奪訓練家的小精靈,如果真的使用了這種精靈球,事情就不好收場了。

    他之前跟小剛小霞開玩笑,說這次的逆襲已經得到聯盟的批準,是合法的合理的安全的,其實并不是一句純然的玩笑話。

    聯盟監視他監視都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了,不可能不知道在今天要有大動作,只不過看達瑪嵐奇上次的表現就能知道,聯盟主席的意思是讓他自己想辦法處理好這件事兒,聯盟并不插手干涉。

    處理好了一個紅蓮研究所所長的位置就坐穩了,要是鬧出什么事情來,小茂也要跟著吃不了兜著走。

    小茂揉了揉額角,干脆咬咬牙,心一橫,抬頭大喊道:“幻,你在哪里在哪里——你家兒子在這里在這里——”

    抓著球正打算投擲的渾身顫抖了一下,它嘴角抽搐半天,才回過神來,利用瞬間移動來到門口,用尾巴抽了小茂一下,惡聲惡氣道:“你找死啊?”

    小茂白了它一眼,考慮到小屁孩兒它媽有可能快來了,自己大仇將報,也不怎么害怕,反擊道:“是你先破壞我們之間的約定!”又是復制體大戰原版,又是球,他的小心肝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還有媽?”小智帶著一臉不可置信溜達過來,一捏小茂胳膊,詫異萬分道,“你不是跟我說,它是火箭隊用機器制造出來的嗎?”

    明顯想要翻臉飆,它不想傷害小茂,還有些顧忌,可是對著小智卻沒有這么多想法,三根手指往上一抬就想使用能力。

    小茂趕忙用身體遮住小智,沉下臉正色道:“你要是再敢揍他,我就在《小精靈周刊》上爆料,我連題目都想好了,《是愛恨交纏還是小蝌蚪找媽媽?和幻不得不說的故事》。”

    不知道是被這個頗具《知音》特色的爆點題目給震撼到了,還是被小茂的無恥程度給震撼到了,它愣了好半天,憤憤一甩尾巴,扭頭對著大廳里愣神的其他幾個人喊道:“看什么看,找死啊?!”

    下意識捂住耳朵的小茂在這一瞬間不得不承認神獸的牛逼,同樣都是聲嘶力竭喊話,的聲音遠他剛剛呼喚幻時的嗓門。

    “妙~妙妙~~”幾乎在它剛剛喊完,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幻就真的出現在大廳里面,它甩著長長的尾巴,正歪著腦袋看著火冒三丈的。

    小茂摟著小智,在這一瞬間差一點淚流滿面,他終于明白為啥兩個熊孩子打架,一急起來就喜歡說“我要告訴你媽媽”了,實在是關鍵時刻家長大人就是管用,你看起碼現在,瞬間就沒了聲音。

    “這個就是幻,是基因的者。”他壓低聲音附到小智耳邊開口——其實并不是說給小智聽得,而是告訴現在還沒有身為人母自覺的幻——那個大家伙是你兒子。

    然則幻似乎對此并不感冒,它不是很感興趣地掃了一眼,就用尾巴尖去戳被六尾用尾巴卷得翻白眼的菊草葉。

    “嘛~嘛嘛~~”迷你龍頗有點不高興地用自己的尖尾巴拍開了它的。

    “妙~妙妙~~”幻的聲音有點尖,雖然神獸并沒有性別,但是看其粉紅色的小身板,遠比更像是女性體。

    小茂額頭有點冒冷汗,他飛快掃了一眼臉陰得能滴水的,趕忙道:“迷你龍,你和菊草葉別跟著摻和,快回來。”打擾戀愛都能被雷劈,何況是打擾人家母子重逢。

    在小茂把自己的小精靈都收起來后,的臉色才略略轉晴,它高高抬起下巴:“你就是幻?”

    雖然它很不想承認,但是幻的氣息跟它確實很像,想到自己“幻二號”的名字,惡狠狠瞪著它嬌小的身體:“育不良的矮子。”

    然則讓它郁悶的一點在于,幻似乎并沒有在人類群體中生活過,它并沒有為那句嘲諷意味十足的話動怒進而跟它大戰三百回合,反而從門縫里竄進了大廳,去戳另外兩個訓練家帶來的小精靈。

    周身的空氣都快被怨念給凝固了,它危險地瞇起眼睛瞪著小茂。

    后者一臉無辜地攤手:“不怪我,只能說你自身魅力值實在是太差勁了。”

    終于忍無可忍,雙手一并制造出一個電光閃爍的陰影球,朝著幻直接丟了過去。

    “妙~妙妙~~”幻并沒有料到這只奇怪的小精靈會突然難,頗有些艱難地躲了過去,不過它的注意力仍然沒有集中,而是轉身追著自己的長尾巴到處跑。

    用腳尖點地沖了過去,兩只傳說中的小精靈開始在有限的空間里追逐,小茂一瞬間莫名想歪了,他為自己的無聊愧疚地捂住了臉。

    他確認似的詢問小智:“看到這種場景,你會不會覺得它們改在海邊沙灘上喊著‘達令來追我啊哈哈哈’和‘小妖精你別跑’比較合適?”

    原本很緊張觀看決斗的小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輕輕推了他一把:“你瞎說什么呢,一點氣氛都沒有了。”

    小茂并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剛剛的話不僅他聽見了,連打斗中的主角們也聽見了,捏著一顆陰影球,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糾結了半天,氣勢洶洶落到了地上:“你給我閉嘴!”

    它雖然早就習慣了小茂時不時的雷人冷吐槽,但是幻明顯沒有,粉紅色的小精靈在空中懸浮著,笑成了一團,長尾巴拖在空中跟著一顫一顫的。

    這仗沒法打了,深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先進行口頭上的較量:“幻,我是你的復制體,愚蠢的人類叫我‘幻二號’,我們兩個只能有一個人活著。”

    “妙~妙妙~”幻詫異地看著它,“妙?”

    氣急敗壞地跺了跺腳:“我說錯了好不好,不是人,是只能由一只小精靈活著——這樣你滿不滿意了?討厭死人了,一個兩個都這樣破壞氣氛!”

    ☆、177憤怒的

    實在很難接受,自己的逆襲竟然會成為一場連鬧劇都稱不上的笑話。

    小茂一臉遇見了知己的歡樂,看樣子很想跟幻握握手表示自己的贊同,他也一直覺得在鄙視人類的同時,經常又不小心來點把自己也歸類成人類的小口誤,這類自相矛盾的行徑早就應該遭到鄙夷了。

    然則還沒有等到他跟幻握手表示君子所見略同,就已經翻臉了,它的周身仿若燃起了洶洶的火焰,自動進入了級賽亞222版,攻擊出來的陰影球不論是度還是威力都比剛才漲了一大截。

    幻這下子很明顯應對得很吃力,它也沒心情沒精力追著自己的尾巴轉圈賣萌了,全副注意力都用在躲避影子球上。

    就算如此,也仍然躲閃不及被幾個黑球擦中了身體,幻雖然立刻使用瞬間移動躲開了,卻也受了不輕的傷。

    小茂拉著小智從戰斗中央挪到大廳邊緣角落處站好,臉色略有些難看:“我看它們是打出真火來了,事情可能不好收場。”

    他就納悶了,之前跟次了一個檔次的閃電鳥打架的時候都害怕誤傷他,還想把他轉移到橘子群,為啥這次跟幻就在他旁邊打得天昏地暗,就一點也不擔心傷害他呢?

    小智搖了搖頭:“我們應該阻止它們才對,不然這么打下去,誰知道會生什么事情?我覺得的精神狀態有點問題。”

    “它的精神狀態一直都有問題,而且還不是‘有點’的小問題。”小茂輕笑了一聲,并沒有當回事兒,“我們怎么去阻止呢?這就跟倆人類打架,小貓小狗就別跟著攙和了。”

    兩個核彈往一塊撞,他們就算學黃繼光用肉身檔槍口也不管用,還是不要跟著攙和比較好。而且退一萬步說,就讓它倆打唄,橫豎又死不了人,由著它們折騰去吧。

    小智明顯有點不贊同他的說法,張張嘴卻最終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從旁邊眼睜睜看著追著幻滿場亂跑。

    到了后來,明顯幻也被打出了火氣,惱怒萬分地揮動著尾巴:“妙~妙妙~~妙妙妙~妙~”

    小茂幫忙翻譯道:“它說,正牌貨就是正牌貨,不使用技能,而只使用身體相互撞擊的話,正牌貨是不會輸給復制品的。”

    關于這一點其實他也覺得挺奇怪的,他聽不懂閃電鳥的話,但是跟幻交流起來卻很自然,難道是因為跟培養的好感度連帶著影響到了它媽,這就是傳說中的母子連心?

    惡狠狠往這邊看了一眼,顯然人家在激烈的斗爭中,仍然不忘時時關注他的心理活動。深吸了一口氣調整心情,冷笑道:“我為什么要放棄我擅長的技能攻擊,跟你傻乎乎擼著袖子互扇耳光?。”

    剛剛還氣呼呼的幻明顯愣了一下,然后捂著肚子“妙妙妙”笑得前仰后合。

    小茂一臉慘不忍睹地捂住了臉:“早就告訴過你了,不要每天都偷偷潛入民房偷看人家的家庭倫理劇,誰告訴你肉搏就一定是互扇耳光?”

    ——四五十歲的婆婆欺負媳婦的時候經常用的三大招式就是扇耳光,揪頭,吐口水,幸虧和幻都沒有頭。

    惱怒地看著又破壞氣氛的兩個該死的生物——它好不容易才通過把幻追得滿場子跑找回了剛剛的面子的。

    “小精靈是無法忍受對方占用自己名字的,我才不要當該死的‘幻二號’,我要一直戰斗到把你趕走為止!”試圖把氣氛再扭轉過來。

    “妙妙~妙妙妙~”幻義正詞嚴地揮舞著自己短短的胳膊,一張貓臉板得死死地,十分不贊同地看著它。

    小茂搖了搖頭:“你看,我當初就告訴你了,世界上那么多小精靈都叫噴火龍,叫班吉拉,叫冰精靈,人家都沒那么唧唧歪歪的,你又不是真的叫‘幻’,一個‘’還不肯滿足,怎么那么多事兒?”

    他說話的時候也明顯在憋笑,不為別的,就是幻的神態仿若真的在教訓自己不聽話的熊孩子,還帶著些無可奈何,看得臉黑得無可救藥。

    幻大起知己之感,緩緩降落到他旁邊,從嘴巴里吐出一個大的粉紅色泡泡來,泡泡比小茂整個人都要大,把他包裹著也浮了起來。

    “妙~妙妙~~”幻興致勃勃地沖過來,撞到泡泡壁被反彈,重復這個過程六次,才把泡泡撞破,小茂從離地半米的地方安全著陸。

    終于不死心地承認它傳說中的逆襲被這兩個壞蛋毀得徹徹底底,它氣呼呼也從高空降落下來:“你們知不知道過生日的人最大?”

    它說完見幻又張開了嘴巴,立刻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口誤,更加憤怒道:“好,我說錯了,是過生日的小精靈最大好不好?你們就不能讓著我一點?”

    小茂至此才松了一口氣,他之前看的狀態很不對勁,還以為它反水想要下狠手,幸虧最后扭了回來,沒有釀成大錯。

    他不知道的是,此時心情其實也百味陳雜,所謂的逆襲跟它想象中的差距太大,自己沒能把討人厭的幻教訓一頓也就罷了,還被它和小茂聯起手來開嘲諷,實在是太不把它這個神獸當一回事兒了。

    心情不好,自然也不能讓別人好過,再看現場其余的訓練家就很不順眼,它冷聲道:“都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離開?”

    大哥,我們冒著生命危險穿越暴風雨和大海風浪的阻隔,千里迢迢來這里就是為了看你犯二的?九條忍了半天終于沒有忍住,大聲開口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其實也很難說清楚它究竟想干啥,沉默了半天,揮揮手道:“再啰嗦就把你殺掉。”

    小茂很明白的話未必是開玩笑,但是對于這個世界的訓練家來說,小精靈殺人真是太過匪夷所思的事情,九條并沒有當回事兒,反倒沒好氣道:“神經病!”

    二話不說直接用能力把他丟出去很遠,然后對著同樣面露不滿的另外兩個訓練家道:“從哪來的滾哪兒去,不然把你們的小精靈都沒收了。”

    它一邊說,一邊捏住了從明到現在一直毫無用武之地的球,再怎么說也是心血的結晶,好歹也得出場混個臉熟。覺得自己雖然在口才上被幻完虐了,但是起碼在智力上絕對反虐回來。

    幻并沒有在意它似有若無的挑釁,反正在剛剛的交鋒中,它已經明白了,這個自稱是它二號的家伙,脾氣暴躁、手段差勁、無理取鬧、蠻不講理。

    它對從頭到尾都不感興趣,跟小茂玩了幾次粉紅泡泡,就甩著尾巴直接飛上天空離開了。

    而且幻走的時候,還很有禮貌地跟在場的所有生物都打了一次招呼,唯獨正眼都沒看一眼,當真是把鄙視進行到底。

    當然不肯干了,它二話不說也騰空而起,追擊而去。

    小茂攤手沉默了很久,最終對著在場的人類搖了搖頭:“嗯,正主走了,大家可以散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爛尾?的逆襲真心是雷聲大雨點小,弱爆了。

    小茂仔細想了想,倒也能夠表示理解,很顯然想要把周歲生日的十二點跟親媽一起度過,不想他們這些外人跟著攙和也完全可以理解。

    “你也跟我們一起走嗎?”小智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

    “那當然,這里也沒我什么事情了。”小茂想著看能不能順便把改造過的復制機器一塊帶著,反正人家忙于跟幻相愛相殺,肯定也不要了。

    ☆、178重建的研究所

    小茂回到了久違的真新鎮,他今年都已經十四歲了,從當初離開純白小鎮到現在過了四年,也就在給小智慶祝打入石英前八強的當天在小鎮待著,下午就被丟去了橘子群。

    小茂想到自己已經有四年沒有好好陪伴爺爺了,頗感愧疚,但是這次回來也沒辦法待長,還有三天紅蓮研究所就正式完工,剪彩夏伯一個人忙不過來,他明天就要去紅蓮搭把手。

    大木博士倒沒怎么在意這一點,這個世界普遍的情況就是這樣,晚輩們都在外面四處旅游為人生拼搏,老年才會安定下來。

    他倒是挺有感觸的,孫子有出息了,拉著小茂的手半天不肯放,語重心長道:“你畢竟年紀小,擔任紅蓮研究所正所長,雖然是聯盟主席親自下的指令,也難免有人不服氣。尤其紅蓮研究所情況特殊,最開始的這幾年,可能會有些不平穩。”

    說不平穩還是輕的,刁難責備才是真的,小茂畢竟不是真的十四歲小屁孩兒,對這些情況都早有預料,點頭道:“爺爺,您放心就是,我心中有數。”

    說是讓他放心,又怎么可能真的放心,大木雪成深深嘆了一口氣:“我這輩子都沒從政干過事兒,也幫不上你什么忙,有了疑惑想找人討教,多聽聽夏伯的意思,西野森博士也能說得上話。”

    小茂頗有些哭笑不得,連連點頭答應下來,撓了撓頭道:“爺爺,那我先回房間了,跟夏伯先生還有些細節需要討論。”

    “娜娜美跟正輝已經商量著要結婚了,”大木博士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婚期定下來我會再告訴你,好好干,別擔心,我們幾個永遠是你堅強的后盾。”

    “好。”小茂對于聽到的消息并沒有多驚訝,正輝和娜娜美王八看綠豆看對眼這都三四年了,也該修成正果正兒八經結婚過日子了。

    小茂自己沒辦法陪在大木博士旁邊好好孝敬,但是娜娜美卻打算一輩子老死真新鎮的,倒也不怕博士一個人日子過得寂寞。

    他懷揣著復雜的心思從大木研究所往鎮子另一邊的大木宅走,半道路過小智家,被花子熱情萬分地拉了進去。

    花子是開接待屋的,小智正幫著他媽準備晚上為住宿客人的毛巾被褥,見到小茂進來,立刻眼睛一亮,殷勤地迎了上來:“小茂,你過來了?”

    小茂對著他含笑點點頭,順便抬手摸了摸他的頭:“明天我就要走了,你呢,是不是去成都地區繼續旅行?”

    小茂對于成都地區其實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他當初滿心以為自己起碼會在到成都旅行后,才退出訓練家界正式轉型成為研究員,沒想到計劃趕不上變化,最終剛剛拿了一個橘子群名譽訓練家的稱號,就已經要當所長了。

    小智在家中并沒有帶帽子,頭向上翹著,毛茸茸整個人看起來小了好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福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