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耽美同人 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 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第32章

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第32章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寵物小精靈之面癱囧神| 作者:callme受| 類別:耽美同人

    提出這個要求,倒不是真的看上這個機器了,主要原因還是想試探一下,結果毫不猶豫直接就一口答應了,讓小茂明白對方對紅蓮研究所沒有抵制和敵意,潛意識里也沒有把他一輩子困在新上的意思。

    氣惱道:“我才沒有說過我的逆襲已經結束了!我本來想要把幻抓住,然后當著你們的面弄死它,告訴全世界,我才是最厲害的小精靈,幻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結果等我回來之后,現新人去樓空,你們都走了!”

    它當然有權利氣憤,誰回來之后看到自己老家被拆得七零八落、人毛都沒有,必然會有很大的反差,連新研究所因為沒了人看管,被小拉達、波波啥啥的野生常見小精靈當了窩。

    看清楚里面的情況后,深恨在門口滿地撒歡的三只剛出生的波波沒有含著棒棒糖,它就沒辦法搶過來欺負人家泄怒火了。

    小茂并沒有在意它紅果果的血淚控訴和指責,反倒饒有興趣問道:“那你最后追到幻了嗎?”

    其實這就是一句廢話,看這有點氣急敗壞的模樣,是個人都知道它肯定沒有成功打了幻小屁屁。小茂問出來其實就是壞心眼想要刺激一下它。

    小茂挺奇怪的,按理說的種族值要過幻,不僅在與技能的殺傷力,連度和體力也是這樣,為啥明明應該早就追上的它,會最終失敗?在自身條件占據優勢的情況下,還花費了整整兩個月都沒有追上人家,真夠丟臉的。

    自然能夠聽得到他的心聲,氣惱地瞪大了眼睛:“不怪我太無能,實在是敵人太狡猾!”

    ——這個句式好熟悉,在消失的這兩個月中,難道還順便看了抗戰片或者解放戰爭的片子?小茂想象著一邊追著幻玩生死時,一邊看地雷戰地道戰的情景,忍不住低頭壞笑。

    努力壓抑著伸出尾巴來給他一下的沖動:“本來就不是我的錯!你能想象,幻作為一只傳說中的神獸,據說是最難見到的迷幻小精靈,竟然會自掉身價往卡蒂狗的洞里面鉆嗎?”

    “這又不能怪人家,幻的心智跟小孩子一個樣,它又不知道那是卡蒂狗的洞,也不知道鉆了會很掉身價。”人家連在下水道都能踩水花玩的不亦樂乎,小茂很懷疑在幻眼中,是不是被追,也是自己兒子孝敬母親,在陪它玩游戲。

    這句話說出來,忍無可忍,拿尾巴抽著他的腦袋,因為中間有整整兩個月的空白期,現在一抽之下感覺實在不錯,忍不住又抽了一下,才滿意道:“反正都是因為它的卑鄙,我才不小心輸了。”

    雖然它是這么說,不過話里話外帶著一股刻意強調的味道,小茂重復道:“這么說,你是因為覺得沒臉鉆卡蒂狗洞,所以才放棄追擊的嗎?”

    他這句話問完,就看到的表情變得有些玄妙,目光也不自覺往四周亂掃,看天看地就是不肯看他。

    小茂為自己現端倪的雷達點了一個贊,正色道:“說謊的不是好孩子,一輩子都得不到媽媽的愛!”說完后他迅往后面跳了兩步。

    精靈球里的噴火龍班吉拉和巨鉗螳螂自動出來了,護在他周圍警惕地看著,防止這個壞小精靈再欺負它們的訓練家。

    “……呃……”低頭咳嗽了一聲,猶豫糾結了半天,聲音壓得極低,“其實是我也往里鉆,但是身形太大,不小心卡住了。”

    丟人啊丟人,黑歷史啊黑歷史,它說完后飛快低下頭去,等待著必然會出現的爆笑聲。

    小茂的爆笑聲隔了五秒鐘才響起來——聽得更為羞惱了,它高的智商告訴他,人家真不是因為顧忌它的臉面忍了五秒鐘沒忍住才噴笑的,以小茂的性格,肯定是之前五秒因為太過震驚而反應不能。

    “這又不能怪我!根本就不是我的錯!”它憤憤大叫著,“我是全副身心都用在追幻上面,沒有注意周圍環境,我看到它往那個方向走,下意識就跟過去了!”

    “……嗯,嗯……”小茂差點笑趴在地上,口齒不清道,“當然,所以鉆了一半狗洞的你就這樣理直氣壯地嘲笑鉆了整個狗洞的幻?”

    雖然他因為劇烈地笑,說出來的話實在模糊不清,但是能夠直接看到人心靈想法的沒有任何困難就成功明白了他的意思,越惱怒道:“再笑我就弄死你!”

    “你想怎么弄死我?活活笑死我嗎?”小茂整個人趴在噴火龍翅膀上,假模假樣控訴道,“,你好殘忍!哈哈哈!”

    你妹!鄙夷地看著他:“我早該告訴你,我通過跟幻賽跑,莫名其妙領悟了一項新的能力,我能夠隱蔽身形,讓只有我希望他們看到我的人類能看到我,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到我。”

    其實并不是莫名其妙的,因為跟小茂約定要它以后也要在紅蓮研究所常駐,在追幻的時候,還一心兩用想著解決辦法,小茂不想要它頻繁出現在人類面前刺激聯盟高層的神經,也不喜歡跟人類打交道。

    它強烈懷疑正是因為自己一心兩用才導致了最后卡在狗洞的悲劇,自己是為了誰才這樣費心費力的,這個該死的人類竟然還敢嘲笑自己?

    小茂的笑聲戛然而止,他就說嘛,為啥突然會出現在人來人往的碼頭,還這么優哉游哉跟他聊天,還沒有引起一輪驚叫聲。

    ——那么說,之前他跟聊天聊了那么長時間,在別人眼中,就是他自己一直在自言自語嗎?——嗯,而且自言自語還爆了驚天的大笑聲,還在人潮擁擠的碼頭上突然放出來了三只小精靈,估計八成要被當成精神病患者了。

    小茂左右看了看,幾十個路人正圍著他指指點點,似乎在小聲議論著這孩子腦子好像有點毛病,需不需要給喬伊聯系啥啥的,其熱鬧程度不下在圍觀三流明星。

    小茂瞬間轉換了表情模式,面無表情地站直了身體,騎在噴火龍身上,拿它的大翅膀遮住臉:“快,回紅蓮研究所。”果然還是面無表情是最好的掩飾,就算內心囧死,也沒人能看出蹊蹺來。

    噴火龍十分體諒訓練家的心思,二話不說一扇翅膀,飛離了碼頭。

    ——————————————————————————————————————

    小茂有點猶豫不知道要怎么解決的問題,他想要跟夏伯攤牌說實話,可是不干。

    “偉大無敵的大人想干什么是我的自由,為什么還要得到一個愚蠢人類的同意?”一臉“老子天下第一,你們都弱爆了”表情的抱著胳膊冷笑,“你敢告訴他我就弄死他!”

    “告訴他你跟幻的愛恨糾葛,活活笑死他嗎?”秉承著“不懂就問”基本原則的好少年小茂舉手提問。

    一拳砸在墻壁上:“喂,同樣的吐槽說兩遍就沒有意思了,你無不無聊?”

    含怒一拳不是所有墻壁都能夠承受的,小茂看著坍塌碎成渣渣的墻板愣了一下,隔壁房間腰上圍著大毛巾、剛從浴室里出來的森田詫異地看著他們——好吧,看不到的他只看到了緊挨著墻站立的小茂:“所長,你這是什么意思?”

    小茂很想解釋一下自己真不是在toukui一個六十歲的老男人洗澡,更不是因為心情太急迫,身體全都靠在墻壁上,才把墻給壓塌的,然則對方的眼睛里射出了類似于“流氓”“色浪”“逼antai”的半嬌羞半憤怒的情緒,這表示無論他怎么解釋,都只能是徒勞。

    小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捂著跟墻壁一樣碎成渣渣的小心肝溜出了房間,自知干了錯事兒的乖乖跟在他屁股后面,低聲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清白無暇的名聲就這么毀掉了。”小茂哀怨地斜眼看著它,想要讓始作俑者自覺去消除掉森田的這段記憶。

    聽了這句話卻似乎松了一口氣,甩著尾巴立刻接口:“哦,這樣的話你大可放心,你的名聲在上午的時候就不清白無暇了——在碼頭有人認出了你,知道你是紅蓮研究所所長,現在很多人都覺得你從一個‘天才研究員’變成了一個‘因為秉承天才之名而壓力太大呈現出精神分裂征兆的可憐兒’。”

    它頗為得意地停頓了一下:“我想當森田聽到這個傳聞的時候,說不定反而會原諒你今天邪惡的toukui行為呢。”

    看著對方一臉“愚蠢的人類你還在等什么快點來表揚感謝我啊”的中二神情,小茂很想問一句難道這個悲劇的起因不也是因為你嗎,話將要脫口的時候忍住了,糾結道:“不說這個了,我倒是想問問你,你真的打算留在紅蓮研究所嗎?”

    “不留在這里我能留在哪里?”反問了一句,假模假樣道,“反正因為某個人不等主人歸來就擅自離開的不負責任行為,新已經荒廢了。”

    騙人,你兩次毀了新研究所,最后都能逼著我重建了,現在的新研究所頂了天就是需要重新清理一遍,再怎么說肯定比重建的工程量小很多。

    不過考慮到留在這里對他也有好處,小茂并沒有點破,點頭道:“好,不過我得先給你安排一個虛假身份,最起碼不能讓別人起疑。”

    研究員中有怪癖的著實不少,孤僻不肯見人的宅男實在再常見不過了,小茂已經開始構想怎樣讓夏伯同意接納一個成天縮在自己房間搞研究的新來研究員。

    “用不用這么麻煩?”不是很滿意道,“我又不表文章論文,又不想得什么狗屁獎項,真有什么現都算在你頭上不就行了?”

    小茂對此卻并不贊同,他的學術修養讓他不會做出搶奪他人研究成果的事情,哪怕確實并不介意。

    不過還要給它一個合理的理由,不然人家真不配合,小茂也沒有辦法。他想了一下,出聲道:“難道你就不想拿到人類研究界所有的獎項,好證明你的智商確實秒殺全人類?”

    還別說,對于渴望得到他人認同的中二少年,這個提議確實很讓心動,它的眼睛立刻亮了一下,嘴角微微彎起:“這個主意好。”

    以夏伯對小茂近乎全心全意的信任,拿到一個人員聘用書倒并不難,雖然夏伯沒有弄明白他為啥非要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研究員拉到紅蓮研究所來,考慮到這是所長上任后第一次提出明確要求,夏伯答應起來也沒有含糊。

    自此在紅蓮研究所定居,成為了大家口中研究所最為神秘的名叫中呆二萌的研究員,并且為紅蓮研究所贏得了不少的榮光。

    江湖傳言,此“人”名為“謎題攻克機”,在他手中就沒有不能得到解答的小精靈謎題,跟研究所所長大木茂各自破解小精靈七大謎題之三并列成為最優秀的研究員。

    花了兩年時間成為特級研究員的小茂過完自己的十五歲生日,就給遠在成都的小智了賀電,恭喜他成為成都聯盟前四強。

    一次前八,一次前四,不知道下次能不能得到亞軍,再下次就直接沖擊冠軍了。小茂扣下聊了一個多小時的長途電話,站起來伸了伸懶腰,他已經跟夏伯請了五天的假,將要返回真新鎮參加大木娜娜美和正輝的婚禮。

    雖然他現在只是一個特級研究員,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唯一阻礙他升任博士的就只有過輕的年齡,小茂并不著急,他喜歡一步一個腳印走得踏實穩健一些。

    他給自己定的目標是二十五歲之前得到博士榮譽稱號,打破姐夫二十六歲成為博士的記錄,正輝都娶到他家美女暴龍娜娜美了,自己當然該添點堵,不能讓他倆的小日子過得太舒心愉快了。

    ☆、181番外

    小茂在小智離開半年后,不得不整理手頭做了一半的研究,跟夏伯請了三天的假,坐飛機飛到成都地區,去看望據說要當媽媽or爸爸的冰精靈。

    冰精靈害喜害得很嚴重,在小茂推門進去的時候,正趴在枕頭上蔫蔫不出聲,見到自己的訓練家時,垂在臉頰兩側的耳朵才往上豎了一下:“啦嗚~”

    它一下子從枕頭上跳了起來,嚇得小智和皮卡丘都大驚失色:“冰精靈!”“皮皮卡!”

    小茂鄙夷地掃了他們一眼:“小精靈在懷孕時期都可以正常訓練戰斗,你們這是在搞什么?”怎么就緊張成這樣了,哪里這么嬌貴?

    “啦嗚啦嗚~~”冰精靈兩只小爪子扒在他的前胸衣服上,一個勁兒掉淚,長尾巴拖在下面一搖一晃的,“啦嗚~~”

    “乖,不哭不哭。”小茂心疼得半死,他一直是萌控,最受不了小精靈流著眼淚撒嬌了,趕忙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啦嗚~”冰精靈點了點小腦袋,“啦嗚~”

    小茂嘆了一口氣,扭頭看向一臉緊張的小智和皮卡丘:“不是我說,你們有沒有點常識,冰精靈這種類狐貍小精靈喜歡吃酸酸甜甜的東西,到了懷孕周期就更是這樣,你們為什么非要給它喝甲魚湯?”

    怪不得他就說,自己的寶貝疙瘩幾天不見瘦了這么多,原來是因為吃食不合適,小茂就納悶了,小智的旅游經費又不是很充足,為啥還專門給冰精靈準備這種東西?

    小智明顯底氣不足,壓低聲音道:“我還專門給媽媽打了電話,她告訴我她懷孕的時候吃的都是這些東西。”

   &nbs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福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