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說 耽美同人 強婚宅妻狠狠愛 強婚宅妻狠狠愛第18章

強婚宅妻狠狠愛第18章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強婚宅妻狠狠愛| 作者:阿續| 類別:耽美同人

    需要像賴斯那般高大的令人敬畏的父親來揮作用,“不準這么說媽咪,要擔當的都是男人,女人是用來寵的用來呵護的,就像你無時無刻都要保護妹妹一樣。今天你就做得很好,日后也不要讓別的男人欺負妹妹,管它個死板老師。”

    雪純無措的聽著賴斯帶領滴滴走進歧途,卻插不上自己的意見。

    滴滴近來對賴斯極其崇拜,小孩子心性自然相信他崇拜的人說啥是啥,極聽話的點點頭。

    房間里,賴斯極為期待的性生活來臨。

    他睡衣也沒有穿,只在腰間裹著一條浴巾,迫不及待的撲上去。

    雪純緋紅著臉,推他裸露的胸膛,“我大姨媽來了。”

    賴斯失望的攤倒在她身側,他的性福近幾天剛恢復,幾乎要跟呼吸一般上癮的時候,她忽然說不行。

    雪純松了口氣,心想這幾天他都需索無度,今晚總算能歇歇了。要不然,她不敢保證她的腰還能完好無損。

    賴斯一手撐起半邊臉,面向雪純這邊,拿手指揉捏她一邊圓潤小巧的耳垂,“真不打算辭職?”

    雪純很無辜的朝賴斯眨眨眼,“做幾天就偃旗息鼓,我覺得太半途而廢了,我不想當個失敗的打工仔,起碼得讓我做個半年吧。”

    “你存心讓我擔心。”賴斯臉色立刻不好看起來,翻身平躺著不再作聲。

    雪純心中一緊,好不容易他們的關系逐漸趨向穩定,要是因為這點小事就生氣可不劃算。她坐起身,黛眉間隱約有焦慮的神色,“你生氣了?”

    賴斯合上眸子,他怕他的眼睛出賣他的小計謀,淡淡的嗯了聲。

    雪純一急,趕緊的垂下腦袋,細細看他裝緊繃的臉,“你別生氣,不管怎么樣,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永遠都是你們。”不然今日也不會乖乖的隨他離開公司。

    “那你負責。”賴斯眼開戲謔的眸子,拉過她的小手探向自己的硬物,“餓了。”

    雪純紅臉兼黑臉,敢情他的目的就是這個。手一碰觸那東西,立馬彈開。

    賴斯可不管,手探進她的衣內,眷戀的摩挲著她光滑細膩的膚質,眼神情真意切兼欲火熾熱。

    見她憋紅了臉傻愣著沒有說話。賴斯等不及了,二話不說拉下她就一通深吻,吻得她暈頭轉向。

    強健的身體突然壓下她,把她的手拉到頂,然后兩腿半跪著跨在她腦袋的兩側,扯掉浴巾,“雪純給我含。”

    雪純暈眩的腦袋因為眼前的物體和他的話,立即一個哆嗦清醒過來。本來紅極了的臉,此刻更是似能滴血的深紅,一直蔓延至裸露的精美鎖骨。

    身下美人如玉,嬌美如花,美不勝收,賴斯看得喉結一緊,再也忍不住……

    叩叩叩……

    “爸爸,媽咪!嘟公主要和爸爸媽咪睡。”

    “滴滴也要!”

    雪純扭過臉,拿鼻音哼聲說,“賴斯你起來。”

    賴斯氣得沖進浴室沖涼水澡。

    一早回到公司,雪純以為昨日的謠言不攻自破,今日應該能正常起來。

    不料大家還是拿眼睛時不時的瞟她,秦紅比她剛到時有過之而無不及,整一文件兜頭兜臉的砸下來,“今天之內交給我,不完成就不準下班。”接著女王一般高傲地離開。

    額……雪純左思右想仍不知哪里得罪了她。

    小丸子見秦紅扭著屁股進了經理辦公室,蹬過來,掩嘴偷笑,“羨慕妒忌恨的女人最可怕!你要小心!最毒女人心。”

    突然想起賴斯說過小丸子是變性人,雪純有了幾分不自然。是以當小丸子靠過來的時候,她往后微微仰了仰,想要把她看得更清楚些。

    小丸子的一對濃眉從一開始就很吸引她的眼睛,在此之前她完全察覺不到小丸子和平常的女人有哪些不同,就算是女人也能千奇百怪的無所不有。

    經賴斯這么一提醒,雪純頓時覺小丸子的髖骨明顯,鼻梁很高,但除此外,她的皮膚是一頂一的好,聲音也是中性偏柔的,這樣一個人,會是變性人嗎?

    “喂!回魂啦!”

    雪純一怔,不好意思的笑。

    “跟你說話都不知道回答,想起了什么要拿這樣的眼神看我?不會看上我了吧?”小丸子調侃的挑著她玉潤的美下頜。

    小丸子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說自己的美色迷住了她,連自己都不相信,雪純和她的老公、她的一雙兒女都比她長得好千萬倍。為什么這樣的眼神如此的熟悉?

    “喔,沒什么。”

    雪純看得入神,聽她一說趕緊收回異樣的目光。其實在她心里無論是變性人還是正常人,都是能夠寬容的吧,人家都是根據自己的心意做出改變,任何人都不能隨便評判一個人的好與壞,只要她的品性好的,做朋友知己也是不錯的選擇。

    “總之你要小心那些女人。”小丸子帶著點莫名的焦急蹬回去。雪純是不是現了些什么?

    “吭當!”

    公司里埋頭苦干的眾人眼睛齊唰唰的移向經理辦公室,門口立著氣得臉色鐵青的秦紅,剛才就是她甩經理門。

    彪悍!小丸子對雪純做了個嘴形。

    秦紅一頭時尚的染有幾縷垂落額間,凌亂得跟平時一絲不茍的她極不一樣,更詭異的是她涂得美艷的嘴角掛著幾縷血絲。

    “老板娘”生氣,當下眾人立即投入工作當中,不敢吱聲,就怕老姑婆把火氣泄到自己身上來。

    也許雪純和她天生犯沖,秦紅跺著高跟鞋趾高氣昂的朝她走來,雪純看得焦急不已,心里在喊老佛爺,圣母瑪利亞求救。無奈天神聽不到她的禱告,秦紅拿著手頭的文件扔到雪純的身上。

    早給秦紅練就的一顆警惕的心,雪純立即趴桌子抱頭,作保護之勢。

    雪純閉著眼瞇著好一會兒,不料,沒有意想到的災難。這時抬頭,現小丸子一把抓住秦紅的手腕,一聲怒吼,“nitama的玩夠沒!”

    雪純的第一反應是,此人真夠爺們的!

    秦紅毫不示弱,眼瞪得跟豆鼓似的拱出來,就像青蛙凸凸的眼,快要瞪掉。可惜小丸子似要豁出去般,一點都不畏懼,嗤笑著就是不退讓。

    雪純好生感動,想不到小丸子如此大義凜然,那她就算真的是個變性人又有什么關系呢?雖然短短的幾天,她早已看出來,這里都是利益與利益的結合,那些友好的同事關系,明爭暗斗,誰都有可能在下一刻成為你的敵人。而小丸子竟然不顧她的飯碗,公然撐她,她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感謝,不應該做鴕鳥呢。

    “小丸子,謝謝你!但這事還是讓我自己來好了。”雪純拉開小丸子,她背后有賴斯撐著,被fire也沒有關系,但她記得小丸子說過她家境不大好,所以要犧牲都應該是她。

    “雪純站一邊去,我忍她很久了!跟著我來公司做事就算了,還當起人家的情婦,你還要不要臉面!”小丸子氣得叉腰,鼻子直抽氣,顯然在極力壓抑怒火。

    跟小丸子來公司?他們之前認識?雪純頓時丈二摸不著頭腦。為了不讓事態更惡化,雪純求助的目光掃向別的同事們。

    可憐見的社會冷漠,所有的人都安靜的看著這邊,接觸到雪純的目光后都面面相覷,硬是沒有出來一個勸架的。

    由此可見秦紅多年來樹立起的威信不是蓋的!只聽她罵小丸子道,“我再不要面子,也不及你去變性!”

    一直秉承少惹事為妙的眾人聞言,立即抬起震驚的目光,全都瞪向小丸子。

    小丸子臉色陡然唰白!似乎一下子氣血盡失,她顫抖著唇,像秋天凋零地掛在樹丫的落葉,隨風飄去。

    雪純見她不對勁,趕緊chata的手臂。小丸子吃痛,生氣的瞪向雪純,意料之外,接觸到雪純擔憂的目光。她在擔心我!小丸子怔然。

    這時經理室的門開了,即使人到中年仍保持著高大精壯身材的肖經理出來。

    “秦紅別胡鬧了,回去。”肖經理眼中精光閃爍,單從外表看,風度尚可,一點都不似沉浸于美色的男人。

    “我就不回!憑什么這么好的機會不給我,卻要給她!她不過區區一個新人!你說,為什么說她是特別的!你是不是玩膩了我,看上她了?”

    秦紅近似癲狂的冷笑,“現人家長得比我美,你就色心起!我跟了你一年,你給過我什么!”最后一句是痛吼出來的。

    然后雪純他們見到一向冷厲剛強的秦紅淚流滿面,雪純莫名的心酸,你說,好好的一個女人,為什么要當別人的情婦?圖的是榮華富貴還是可惜的溫柔?當最后什么都沒有剩下的時候是何等的凄涼!

    肖經理紅了眼,雖然他們的關系都是暗地里公開的秘密,但誰都沒有說破,潛規則的東西社會上一抓一大把。但這么擺到明面上,是頭一回,秦紅已經觸犯他的底線,留不得!

    “小張,你去打電話給保安,把這瘋女人趕出去。”肖經理雖氣紅了眼,但這經理的位置不是白當的,控制情緒,殘忍無情,早練就了一流的功夫。

    “你色心死吧你!人家有個比你好一萬倍一億倍的老公,跟人家比你簡直就是只癩蛤蟆……”

    雪純皺著眉,看秦紅大呼小叫的給拖出去。把一個女人逼到這個份上的男人,絕對要不得!雪純心里暗暗說著,想起賴斯,忽然現眼前的肖經理簡直沒法跟賴斯比。賴斯相對于他,簡直就是天堂里的男天使,純潔而專情。

    秦紅前腳剛走,肖經理仿佛一切都不曾生過般,突然露出一張幾可稱得上善目的笑臉,言詞懇切,“小雪阿,剛才公司總部下了調令,說新任總裁工作繁忙,需要抽調人手上去。我想來想去,就數你最合適。”

    雪純不解地指向自己,“我?我新人來的啊!”這么多老員工,一下子把她一個新人調到上頭,不會很奇怪嗎?但凡有點腦子的公司,特別是這么龐大的公司,總裁助理要不是個高才生,就是個經驗老道的油條。

    “到我辦公室里來談。”肖經理假意的一笑。

    雪純又頂著那些粘人的羨慕妒忌恨的目光,隨著肖經理進入一男一女共處一室的經理室。

    雪純眨了下眼睛,腦海里有點糾結,“我記得我應聘的崗位是廣告文案策劃。”

    “是這樣沒錯,但有時候人是要懂得變通的嘛,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看看外面的女人,漂亮是漂亮,但都是些說三道四的三八,氣質上就不行。”肖經理不屑的瞟了外面一眼,眉頭皺了起來,可見他是多么的看不起外面的人。

    雪純默然半晌。她真的很討厭這些表里不一的人,既然外面的人都看不起,還請他們回來工作做什么?

    肖經理看見雪純略垂頭,不知在想些什么。心道這人不知是什么背景,竟然得總部指明要的人,還要他做得不著痕跡。

    “可是我只想做文案類的。”良久,雪純禮貌的笑了下,想著到手幾天不到的工作又遛了。

    肖經理一看,心道:不好!要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上頭還不得怎么擠兌他。現在社會競爭激烈,他奮斗了多少年,才一步一滴心血爬到現在的位置。這事上頭重視,說不得辦好了,還能在總裁那里露露臉,說不定總裁一看,現他是根好苗子,然后一步登天……

    “也是有機會的啊!”肖經理急急的攔下欲說辭職的雪純,“而且跟在總裁身邊,接觸的都是些大案子,最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了,你的才華在那里更能體現出來。”

    “真的?”

    肖經理點頭如搗蒜,“當經理的哪能欺騙員工啊!”汗滴滴!這工作要是在智聯招聘一,還不是一群蒼蠅飛過來,為什么到她手里就變得一文不值,要身為經理的他哀求員工。這邏輯,他頭一回經歷。

    “這樣的話,也行。”冰雪聰明的雪純悟性高,這些天都看慣了變幻無常的世事,既然是這樣,也跟自己的本行不相沖,雪純就應了。

    “我送你過去。”肖經理殷勤的起身,伸手請道,“這邊請。”

    雪純狐疑的看了一眼他的手,這姿勢像是接待vip貴賓級的待遇,她心里泛著大大的問題,這家公司有這么缺人嗎?居然要經理護送員工。

    雪純狀似漫不經心的問,“這么著急阿。”

    “那邊等不及,需要及時找人接手。”肖經理笑呵呵,險些把臉皮笑到抽筋。

    雪純猜不出來,只覺得那笑很僵硬,不由得關心的問,“經理你臉沒問題吧?”

    這一問,肖經理臉便一陣痙攣。

    出來收拾東西的時候,那些相處了幾天的同事,都涎著一張笑臉,爭著搶著跟她說話,言不由衷地說著恭喜恭喜。大家都心知肚明,要不是背后有強大的后盾,哪能一步登天!

    只有雪純一個人蒙在鼓里。

    雪純下了車,頭一抬,然后臉部直抽搐,那高聳入云的華麗麗的建筑,那醒目的大字,不是yd銀帝哈,別誤會集團是啥?心頭一震,賴斯那廝繞了那么大的一個圈子,她到最后還得給他打工。吶!怎么辦好呢!

    肖經理見她遲疑忙又伸手請道,“雪小姐這邊請。”堂堂一個子公司經理竟然要向剛請回來的新員工低頭。真是怪事年年有,年年各不同。

    “我不去了。”雪純捏緊肩包的帶子,就要落荒而逃。她可不想和賴斯共事,那個男人,她想有自己的生活,做個新時代獨立女性,不料兜兜轉轉又回來他的地盤,受他護蔭。

    “哎!別啊!”肖經理一把抓著雪純的肩包,看老佛爺似的拽著她,不肯讓她溜走,無比道凄苦的訴苦,“姑奶奶,當我求你了。你是總裁要的助理,我這萬一辦不成可就吃不了兜著走!要是有個萬一,總裁炒我魷魚,我一家老小十口人,嗷嗷待哺的,讓我可怎么活呀?”

    枉雪純前面贊他人到中年身材仍精瘦的高大,現時這哭相!真是丟臉丟到佬佬家了。

    “十口人?除去父母妻子,那小孩也不少啊!六個,真能生啊!”雪純驚疑的問,不無感嘆。那她是不是生完滴滴嘟嘟,也能再生第三第四胎……

    肖經理一愣,驚覺自己夸大了,再說出事實就丟臉到不能再丟臉,但這情況下也只能將錯就錯,“對呀對呀,哪怕雪小姐不做這助理,可起碼得走一趟,說不定我家那十張嘴還有個著落。”

    雪純看著他滿臉的凄慘,想起自己連日來找工作都碰了一鼻子灰,心想找份好工作真不容易啊!這般一想,頓時就心軟了。她能和賴斯好好談,但肖經理在這件事里看起來挺無辜的好吧,其實他那樣對秦紅,她惡劣的有些解氣,賴斯玩的把戲,把人家擠掉了確實不厚道。最后她只得于心不忍的說道,“我只答應跟你上去。”

    肖經理面上一喜,忙不迭的疊聲道,“行行行。”

    到了前臺,肖經理涎著笑臉,“小姐,我是銀湖子公司的肖經理,我把總裁要的助理帶來了。”在他看來,總公司一看門口的都是高貴的。

    那美貌小姐職業化的微笑,“肖經理你好,賴總已經知會過我們,說人來了直接上去就可以了。”

    “謝謝。”肖經理得到指令,趕緊帶著雪純一下蹦達到頂層。留下一句話就跑路了,“趕緊的,別惹火新總裁。”

    雪純看著緩緩閉合的電梯門,無奈的轉身走去總裁辦公室。很多年前,她來過,還親自品嘗過賴斯泡的絕世好茶。當時她就感嘆,這人真是由內而外的,外焦里嫩的優雅啊,有氣質啊。

    不料到最后,還是那只披著羊皮的狼,整一個大灰狼,老狐貍,當她意識到這一點時,卻在本家里逃不開他的桎梏。

    照例是那個張秘書,但她沒有把雪純領進去。因為雪純早見到,賴斯西裝筆挺的倚在門邊,環抱著臂,從容斯文的笑著。那笑仿佛在說,看吧,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忽然間,雪純不抗拒了,也許經歷過之前的事,心里瘋狂的涌動著全是感動的因子。好像這才現,有這樣一個男人讓你依靠,把你放在手心里呵護,不忍你在外經受風雨,是一件何止不錯,簡直就是件極美好的事。

    如果她安然的接受他的給予,或者做個全職太太,或者她的世界只有他和滴滴嘟嘟,或者她天天守在家里像個小媳婦的等待著丈夫的歸來。

    這樣,一切都比現在要來輕松吧。沒有那么多思想,便沒有那么多的心苦。為了他,好像犧牲一些個人主義的獨立,當個全職太太也是有些心甘情愿的。

    一眼萬年般,這一刻她不想再走遠。這個男人,她很很,唯一的。如果這個世界只剩下一個他,能夠相依相偎,哪怕是世界末日也會是幸福的。

    雪純臉上不由得浮現釋然的笑意。既然是這樣,為什么她不能在他的庇護下生活呢?況且這對她的艱巨任務——追求賴斯,以達到不離婚的目的,極具優勢。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福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图